白话高岛易断[同人卦] 同人:同人于野,亨,利涉大川,利君子贞。

原文
[同人卦] 同人:同人于野,亨,利涉大川,利君子贞。
13 天火同人
《同人》一卦,《离》下《乾》上,故合为“”字,有光明上际溥见之象。《乾》天也,《离》火也,天气上升,火性炎上,与天同也,故为《同人》。按《同人》之卦,上承《否》,天地不交为《否》,上下相同为《同人》。盖与《否》相反,而足以相济,故虽同道相与,乃能济否也,是卦之所以次《否》也。

同[69]人:同人于野[70],亨。利涉大川,利君子贞。

《同人》之道,要在广远无间,中外如一,斯谓之大同。“野”谓旷野,取远与外之义;“于野,”则上天下地,空阔无际,无所容其私心,斯物无不应,人无不助,故“亨”。心无私欲,则地无险阻,无往不利,虽大川亦可涉。但同亦分公私,合我者同,不合者异,是小人之党也,非同也;要必公正无私,浑然天心,虽千里之遥,干载之后,志无不合,道无不同,故曰“利君子贞”。

《象传》曰:同人,柔得位得中而应乎《乾》,曰《同人》。《同人》曰,同人于野,亨,利涉大川,乾行也。文明以健,中正而应,君子正也。惟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。

《彖》以卦体释卦义。柔谓六二,《乾》为九五,六二以柔居柔,得位得中,以应九五,故曰“应乎《乾》”。《乾》者健也,健而能行,足以济险,故曰“利涉大川,乾行也”。“文明”者,《离》之象,刚健者,《乾》之德。二五皆中正,得以相应,君子之道也,故曰“君子正也”。君子心公,公则天下感之,君子道正,正则天下化之,遐迩一体,上下同德,则天下之志皆通矣。惟君子能之,故曰“惟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”。

以此卦拟人事,全卦五阳一阴,六二一爻,以阴居阴,位得中正,为内卦之主,上应九五。全卦之象,恰如以一女居五男之中,以一女对五男,宽裕温柔,周而不比,众阳和悦,而同心合意,天下皆通。“同人,柔得位得中而应乎乾”,不曰应九五,而曰应《乾》,可知不专应九五一爻,而遍应众阳,为“能通天下之志”也。几天下之事,以一人独成则难,与人共成则易,而与人之道,有公有私,公则道合,私则道离,且以私同者其道小,以公同者其道大。譬如平原,一望无垠,绝无隐蔽,是即“同人于野”之象也。内卦《离》为明,为智,外卦《乾》为正,为健。人能得夫《离》之明,《离》之智,以应乎《乾》之为正为健,以此而谋事,则事无不利,以此而涉险,众险皆可涉,即以此而交天下之人,则天下之人志无不通,是率天下而大同也。

以此卦拟国家,上卦为君,至刚至健,威权赫赫,卦中之九五也;下卦为臣,得位得中,文明有象,卦中之六二也。二与五为正应,君臣合志,正明良际会之时也。《同人》之卦,次于《否》后,否则“天地不交,万物不通”,其要在于不能“通天下之志”,惟《同人》为能通之。通则为《泰》,是国家所以济否开泰者,实赖《同人》之力也。《序卦》曰,“物不可以终《否》,故受之以《同人》”,可知天地不交为《否》,上下相通为《同人》。是故有国家者,君得其位,又当得其刚之中,臣得其位,又当得其柔之中,庶几刚柔相应,上下合志,虽大川之险而可涉,天下之志而能通。且六二之臣,不特上应九五,又必比合初、三、四、上诸阳,一心一德,同朝共济,体《离》之明,法《乾》之行,出以至正,不涉偏私,斯天下之人,正者感而通,不正者亦化而通,安往而不通,即安往而不同哉!

通观此卦,上卦为《乾》,下卦为《离》。《离》本《乾》也,《坤》交于中而生《离》,其象为火。盖《乾》本元阳,火者阳之真气,与《乾》同体,故曰同。天之生人,耳同听,目同视,口同味,心同觉,一人之所是,万人同以为是,一人之所非,万人以为非,亲者同爱,长者同敬,人虽至愚,此心此志,无不同也。故孟子曰:“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者也”,“天之所与于我者,不异也”。盖公则无不同,一涉私欲,遂致去《离》乖僻,不可复同,然其秉彝之良,卒不可昧也。是天之所与于我,而其不可昧者,离也;不可异者,乾也。故人秉《离》之明,行《乾》之健,至公无私,自然亨通,险阻化而为平地,虽涉大川,亦无不利,是《同人》之所以亨也。观诸爻无同之象,盖凡人有意求同,便涉于私,私则不同,盖同者不言同而自同也。初九曰“于门”,谓出外无所私呢也,故“无咎”。六二曰“于宗”,虽中且正,以涉宗党之私,为可吝也。九三以刚强居二五之间,强欲求同,虽伏藏三年,终不敢兴,知惧,故不凶也。九四近五,如隔塘耳,知义弗直,弗敢强攻,则为吉也。九五刚健,应二爻明,当其未通,不胜愤郁,一旦贯通,自觉喜悦,故曰“先号咷而后笑”也。上九《遁》居郊外,无意求同,故“无悔”。合而言之,《同人》一卦,初、上二爻,“于门”“于郊”,皆在外也,故无咎悔;二有“于宗”之吝,三有戎莽之祸,五有“大师”之患,是皆同于内,故无吉者。盖“于宗”不若“于门”,“于门”不若“于郊”,“于郊”不若“于野”。总之出外则无党援,亦无阿好,地愈远而心愈公。公则平,平则通,故圣人以四海一家,中国一人为心,斯谓之大同矣。若求同于近,虽同亦私,是以《彖》辞首曰“于野”,可知《同人》之道,当以天下力量者也。

《大象》曰:天与火,同人,君子以类族辨物。

此卦《乾》上《离》下,《象传》不曰火在天下,而曰“天与火”,盖以《乾》为日,《离》亦为日,象相同也,故曰“天与火”,取其同也。《乾》阳上升,《离》火上炎,性相同也,犹人生性无不相同,故曰《同人》。君子法乾之健,以类其族,用离之明,以辨其物;于异中求同,故族必类之,于同中求共,故物必辨之。凡异之不可不明辨,益知同之不容以相混也。即此而推之,知人有善恶邪正之分,心有是非公私之判,君子亦必当类而观之,辨而别之。如周之与比,党之与群,其貌若相似,其心则自别。要必明析严辨,不稍假借,是异其所不得不共,乃能同其所不得不同。此所以为同之大者也。

【占】
○ 问时运:目下大有升腾之象,且得朋友扶助,大吉。


○ 问商业:宜于合资会社等业,大利。

○ 问家宅:得合家和悦之象,吉。

○ 问战征:主军士同心,即宜调兵进攻,大利。

○ 问疾病:是火症也,恐医药有误,宜别求良医。

○ 问讼事:防有同党私庇,一时未可结案。

○ 问六甲:生女。

○ 问失物:须细细于物类中寻觅,乃得。

○ 问行人:即日可归,必与友偕来。

===
文言文→白话文
译文(草稿)
[ 同人卦 ] 与一般人相同:同人在野外,石亨,有利于渡过大江大河,利君子贞。

13 天火同人

《同人》一卦,《离》下《干》上,所以合并为“你”字,有光明上时溥见的象征。《乾卦》这是天意,《离》属火,天上的气上升,火的本性向上燃烧的火,与天都是一样的,所以写了一篇《同人》。按《同人》的卦,上承《否》卦,这是天地不交为《否》卦,上下同为《同人》。大概是和《否》卦恰恰相反,但足以互相接济,所以虽然同是道相和,就能成功与否,这是卦象之所以驻扎在《否》。

同[ 69 ]的人:同人在野外[ 70 ],亨通。有利于渡过大江大河,利君子贞。

《同人》的原则,关键在于广远无间,朝廷内外如一,这就叫做大同。“野”指的旷野,取远与表面上的意义;“在野外,”就上天下地,在空中阔没有边际,无处容身的私心,这是没有什么东西不应,人们没有不帮助,所以“亨”。心中没有个人的欲望,那就是地无险阻,没有前往不利,虽然大川也是可以的陈涉。但同样的也分公私,合我的人一样,是不适合的人不同,这是小人的党羽,不是相同的;一定要公正无私,浑然而上天之心,虽有千里之远,干载之后,意志没有任何人不相合,道理并没有什么不同,所以说“君子利贞”。

《象传》说:相同的人,柔得位王得中而应《干》,说《同人》。《同人》上说,同人在野外,石亨,有利于渡过大江大河,乾的行为。以文明之健,中正而应,君子是正确的。只有君子才能领悟胸怀天下的。

《彖辞》卦体释放了卦义。高柔对六二:《干》卦为九五,六二:用柔在柔,得到职位王得中,以响应九五,所以称为“应了《干》卦”。《乾卦》的苻健,苻健而能行,就足以济险要之地,所以说“利涉大川,乾的行为”。“文明”的人,《离》的象征,刚健的,《干》卦的德行。二、五都中正,得以互相应和,君子之道,所以说是“君子正。”君子之心公正,公正而天下就会为之感动,君子之道正,正而天下就会受到他的影响,远近一体,上下同心同德,那么天下的志向都通了。只有君子能够做到,所以说“只有君子才能领悟胸怀天下的。”

用这卦来比拟人的事,全卦五阳一阴,六二爻一爻,因为到阴凉的地方属阴,地位得到中正,是内卦的君主,在天上应九五。全卦之象,恰好就像把一个女儿住在五个儿子之中,把一个女儿对五男,宽裕温柔,周却不比,众人阳和高兴,而同心同德,天下的人都通。“同人,柔得位王得中而应干”,不说应九五,而说应《干》卦,就可以知道不专应九五一爻,而所有的应多阳,做了“能通晓天下的志向。”几乎天下的事情,因为我一个人单独形成则难以,与人共同成就就容易,而与人之道,有您有私心,杨公则道合,私下就道离开,并且用自己的相同的那道小,以公同的这道大。就像平原,一望着无边无尽,绝对没有隐蔽,这就是“同人于野”的象征。内卦的《离》为明,为智,外卦《干》卦为正,以为强壮。如果一个人能得到《离》他明白,《离》他的智慧,以响应《乾卦》他为正为健康,因为这件事而商量事情,事情就没有什么不吉利,因为这件事而涉险要之地,众人险要处都可以淌水过河,就因为这件事而结交天下的人,那么天下的人的志向没有不通,那就是率领天下而大同。

因为这一卦所拟的国家,上卦为国君,至刚至苻健,威权赫赫,是卦中的九这是第五;下卦为臣,得位王得中,文明有大象,卦中的六的第二个原因。二和五为正应和,那么君臣之间的志向,正是惠明沉思静默的机会的时候了。《同人》的卦,驻扎在《否》卦的后面,否则就“天地不交,万物就不会通”,其中的要领在于不能“通治理天下的志向”,只有《同人》为能通晓的。蒯通就写了一篇《泰》,这是国家用来成功与否开泰的人,实际上是依靠《同人》的力量啊。《序卦传》说,“物不可以终否卦,所以接受了以《同人》”,就可以知道天地不交为《否》卦,上下通为《同人》。因此,有国家的人,你得其位,又会得到他的阳刚之中,我各得其位,又会得到他的柔软之中,也许可以刚柔相呼应,上下合的意志,即使是大河的险要,可以淌水过河,治理天下的志向而能通晓。而且六二的臣下,不特在天上应九五,又一定要比合初、三、四、上各阳经,一个心一德,同朝共渡,身体的《离》他明白,效法《乾卦》的行为,拿出来至正,不涉偏私,这天下的人,正直的人感动而通,不走正道的人也是教化而通,到哪里会不通行,即到哪里会不相同吗?

通看这个卦,上卦为《干》卦,下卦为《离》。《离》本来是《干》的时候,《坤》卦、交于中而生的《离》,它的形象是火。这是《干》本来是元阳,火者阳的真气,与《干》同为一体,所以说是一样的。上天的活着的人,耳朵同时听的,眼睛同看的,嘴巴相同的味道,心中同时感觉到,一个人是对的,万人共同认为是正确的,一个人是错的,万人认为他不是,亲近的人一同去爱,长大了的人一样的尊敬,人们即使是最愚蠢的,此心此志,没有什么区别了。所以孟子说:“圣人先得到我的心之所同然的”,“上天所给我们的人,没有什么两样。”盖公,就没有什么不同,一涉及到个人的欲望,于是导致离开《离》乖僻,不可能再是相同的,然而其秉彝的好,最终不可能冒着。这是上天所与于我,而这是不可以冒着的人,离;不可能,特别是干的。所以人们拿着《离》的英明,推行《干》的刘健,大公无私,自然亨通,险要的地方变成了平地,虽然渡过大江大河,也没有什么不吉利,这是《同人》之所以亨通。观诸爻没有相同的象征,这是一般人有意寻找相同,便涉于私,私下则不同,大概是相同的人不说相同而自是相同的。初九:说“在门”,说是到外面没有什么私人的呢,所以“无咎”。六二:说“在宗”,虽然中且正,任命张涉宗族乡党的私情,是可以不吉利的。九三:用刚强住在两个五之间,勉强想求得相同,虽然伏了藏三年,始终不敢站起,知道害怕了,所以不凶。九四:近五,就像隔着塘罢了,知道义不直,不敢硬攻,就当作吉利的征象。九五:刚健,应二爻明,但当他们还没有通,不胜愤怒郁,一旦贯通,自己觉得很高兴,所以说“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。”上九:遁卦住在郊外,无意寻求相同,所以“不后悔。”合而说的,《同人》一卦,开始、上二爻,“在门”“在郊外”,都在外面,所以没有灾祸后悔;二是有“在宗”的吝啬,三个有戎王莽的祸患,这五郡有“大师”的祸患,这都是一样的,所以没有吉的人。这是“在宗”不如“在门”,“在门”不如“在郊外的”,“在郊外”不如“在野”。总领他到外面就没有同伙援助,也没有阿好,地方越远,内心越公。杨公则的陈平,陈平就通,所以圣人是以四海一家,中原一人为之心,这就叫做大同了。如果要求同在近处,虽然同是也是私人的,所以《彖辞》辞头说“在野”,就可以知道《同人》之道,应当把天下的力量为单位来计算的。

《大象》上说:天与火,与一般人相同,君子以类家族中辨物。

这一卦的《干》呈上《离》下,《象传》不是说火在天下,而说“天与火”,大概是用《干》卦为日,《离》也是一天,象相同,所以说是“天与火”,取其是相同的。《干》卦阳气上升,《离》火上杨炎,性质是一样的,就像人生的本性没有不相同,所以说:《同人》。君子法干的健康,因为像他的家族,用离的光明,辨别它们的种类;在异象中寻找相同,所以族一定会像他,他在同中寻求共同的,所以东西一定要为自己辩护的。凡是不同不能不明加辨析,更知同他不应当把相谢混的。这就是推着他,知道他的人有善恶邪正之分,心里有这样的并不是公家和私人的判决,君子也一定会像去看它,为自己辩护而别。像周朝的与他相比,党与群,他的相貌若是相似的,他的心就会自相区别。一定要明析严辨,不稍有宽容,就是把自己所得不到的不恭敬,就能同自己所得不到的不同。这就是为同中最重要的。

【占候的人】

○ 问时运:目下大有升腾的象征,而且得到朋友的扶助,大吉大利。

○ 问商业:应该在合资格参加社等人的事业,更大的好处。

○ 问家的住宅:得到全家和侯莫陈悦的象征,吉利。

○ 问战征:主军士同心,就应当调兵进攻,大的利益。

○ 问病了:这是火病,担心医药有错了,应该另求高明的医生。

○ 问诉讼的事:防有同党私人的庇护,一时还不能结了案。

○ 问六甲:生了一个女儿。

○ 问丢失的东西:必须极细的细,在各种物类中去寻找,就得到了。

○ 问行人:当天就可以回去,一定要和朋友一道来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高岛吞象易经占卜法

陳嘉龍:学习命理的三个阶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