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话高岛易断[同人卦] 九五:同人先号咷而后笑,大师克相遇。

原文
[同人卦] 九五:同人先号咷而后笑,大师克相遇。
九五:同人,先号咷而后笑,大师克相遇。
《象传》曰:同人之先,以中直也。大师相遇,了相克也。

“号咷”者,谓悲忧之甚而啼哭也。此爻君位,当与天下同应,若独与二亲密,非人君之道,即非大同之道也。是以为九三九四所嫉妒,隔绝阻挠,使不得与六二相遇,遂致兴师攻克,始得相遇,盖其初以不遇而号咷,今得相遇而笑乐,谓之“同人,先号咷而后笑,大师克相遇”。在五与二,刚柔相应,上下相洽,其情似私,其理本正,故《象传》明其“中直”,《彖传》称其“中正”,是师壮而得克也,岂得以私匿病之哉!

又一说:长国家而欲和同众人,其间有猜疑而离间者,使之隔绝而不相遇,极之号咷悲泣,使离间者亦服其德,复得和同而笑乐也。

【占】
○ 问时运:目下正当欢乐之时,从前苦志,今得遂愿。


○ 问商业:虽小有挫折,终获大利。

○ 问家宅:防有惊惶之虑,然终得平和也。

○ 问疾病:先危后安。

○ 问讼事:须请大好辩护士,方能得直。

○ 问行人:防中途有阻,须缓得归。

○ 问六甲:生男。

【例】 明治二十五年三月,余漫游骏州兴津,阅新闻纸,知北海道炭矿欣道会社堀基氏免职。余为是社评议员,遂速归京,与同事涩泽荣一、汤地定基、田中平八等,共为会社周旋,方得协议,评议委员定以汤地与余两名中,充任社长,请愿于该官厅。同事诸君,预问余之诺否,余先取决于筮,筮得《同人》之《离》。

断曰:此卦六二一阴得时,又得中正之地位,上下五阳应之,余之就任社长也。九五之政府,九三之北海道厅长官,九四之大臣,初九之社员,上九远方之株主,不特不倡异议,定必同心喜悦可知也,谓之“同人,柔得位得中而应乎《乾》,曰《同人》”至处之之道,如平原广野,无所隐蔽,一以光明正大为主也,谓之“于野,亨”。余虽不才,于此等事业,久经历验,加之以六百五十万元之金力,与政府补给之利子,余惟公明正大,毫无私曲,可得胜此责任,谓之“文明以健,中正而应,君子正也”。此会社在人迹稀绝之区,凡执工业者,多非常劳动,亦不免暗生情弊,此亦势所必有也。一旦革绝其弊,必生诽谤,然既任其事,自当任怨任劳。谚曰一功能服,百论得快,政理则疑谤自灭,谓之“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”。即有如九三九四,以不得兴事,生出意外枝节,百计窥伺,相谋窃夺,余当预定目的,终不受其害也,谓之“同人先号咷而后笑,大师克相遇”也。

余得此占,承诺社长之任,后果如此占。在任五百四十日间,会社之整理,幸博同人之信用,价格四十四圆之株卷,腾贵至八十四元,其十三万株,合计五百二十万元,足见会社之盛运也。以在任之日数除之,平均一日,大凡一万元,是可谓全以道德得之者也。呜呼!谁谓为仁不富乎?谓道德与经济相反者,此乃愚而无知者之言也。夫道德之功效,优于区区之经济,不知其几千百倍也。世之好夸大,言内无实学者,宜知所猛省矣!

【例】 明治二十八年四月,我国与清国讲和约成,将遣大使于清国芝罘,交换条约。时法、德、俄三国,联合告我以不可久占辽东,且聚战舰于芝罘,有动辄起事之势,上下心颇不安。各大臣及机密顾问官等,皆赶西京,余亦闻之至西京,会土方宫内大臣、杜边大藏大臣于木屋町柏亭。两大臣谓曰:今日之势,三国联合迫我,其意有不可测者。我军舰劳数月之海战,且有许多损伤,不复适战斗之用,实危急存亡之秋也。占筮决疑,其在此时乎?余曰:曾已占之,筮得《同人》之《离》,请陈其义。

《同人》一卦,二爻一阴得中正,在五阳之间,辉离明于宇内之象。卦德有文明与刚健,通志于天下时也。今得五爻,则知大事必遂也。法、德、俄三国,联合妨我行为,且欲逞溪壑之愿,聚合军舰于芝罘,又在各要港,悉整戎备,有不愆时期而举事之意,又有夺我所得清国偿金之胸算,其狡计炳如见火。就爻象推究,其中妨阻二五之交者,三四两爻,三爻之辞不云乎?”伏戎于莽,升其高陵,三岁不兴。”“伏戎于莽”者,谓自航海之要路,突然袭击之备;“升其高陵”者,谓从旁窥伺其隙也;“三岁不兴”者,谓等机而动,不遽发也。四爻之辞不云乎?“乘其墉,义弗克也;其吉,则困而反则也。”四与三同意,欲乘隙而起者也,谓之“乘其塘”;然以义有不直,故曰“义不克也”。是亦不能举事而止,故曰“其吉,则困而反则也”。三国之非望如此,天命不许,不足介意也。今得五爻之占,虽忧三国之障,然必得清帝批准条约,喜可知也,谓之“同人,先号咷而后笑”。日后不为宇内各国所轻侮,终得战胜之誉,宜扬国光于万里,谓之“大师克相遇”。占筮如此,我元老何须忧虑?于是两大臣扬眉,不堪欣喜。

后果庙议一如此占,直以商船遣伊东已代治氏于芝罘,交换条约而归。当时三国虽伺我衅隙,无举事之辞,非常之备,无所复用,如《易》辞所示也。

【例】 明治二十九年一月,余避寒于热海,偶得神奈川县吉田书记官报曰:前农商务大臣白根专一君罹大患,入大学病院,内外名医,无所施治,束手待死而已。吾得君之知遇久矣,不堪忧苦,希其万死一生,敢烦一筮。筮得《同人》之《离》。

断曰:白根君疾,一时国医束手,谓症必不治,待死而已。据此占,料君不特不死,且即日愈快,谓之“同人,先号咷而后笑”;其病或必得大汗大泻而愈,故曰“大师克相遇”。但此卦上爻为归魂,今得五爻,则上爻正当明年,明年恐或难保。然上爻之辞曰,“同人于郊,无悔”,此番愈快之后,宜移从近郊闲散之地,远于世累,休息静养,尽我人事,亦足挽回天命,或得无悔。乃记以报之。

后果大患徐徐而愈。德人白耳都氏以下诸名医,不知其快复之理,后余亦访君于病院,面渠夫人,劝以出院之后,宜就闲地休息静养。然君以得复健康,不复应余之劝,翌年果复得疾不治,不堪痛惜。

===
文言文→白话文
译文(草稿)
[ 同人卦 ] 九五:相同的人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,大部队攻克相遇。

九五:抓到相同的人,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,大部队攻克相遇。

《象传》说:同人的祖先,以中直的。大师相遇,一点相攻克。

“号陶大哭”,指的是悲伤的忧虑得很而啼哭。这一爻君位,他应该与全国相同,如果单独和两人的亲密,不是人君的道理,就不是大同的方法。因此,为九三九四所嫉妒,隔断了阻挠,使他们不能与六两个相遇,于是导致姚兴的军队攻克,才得以相遇,这是他最初因不遇而号陶大哭,如今得到机会相遇而笑着乐,称他为“同人,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,大部队攻克相遇。”在五和两个,刚柔相呼应,上下融洽,他的心情似乎是私人的,其中的道理本来是正确的,所以《象传》中说明“中直”,《彖传》称他为“中正”,这是师壮就能攻克的,怎么能因私人的藏在有病啊!

又一说:长国家而想和同众人一样,其中有猜疑而挑拨离间的人,让他们隔绝而不相遇,极之号陶大哭悲声哭泣,使离间的人也都佩服他的品德,又得和相同而笑的乐趣。

【占候的人】

○ 问时运:目下正应当欢乐的时候,从以前的痛苦的意图,现在得到了希望。

○ 问商业:虽然小有挫折,最终获得更大的利益。

○ 问家的住宅:防有惊慌不安的忧虑,但最终还是得到了平和。

○ 问疾病:先危险后安。

○ 问诉讼的事情:必须请求大喜好辩论护人,方能得到报酬。

○ 问行人:防中途有险阻,须缓得回家去了。

○ 问六甲:生下男孩。

【例】 明治二十五年三月,我懒洋洋地游骏州兴津,检阅新闻纸,知道北海道炭矿欣道会社在基氏被免职。我是这社评议员,于是赶快回到京城,和同事涩泽荣一、汤地奠定基础、田中平八等人,共同为会社周旋,才得以和议论,慕容评商议委托给官员定用热水地和我的两个名称中,充任任社长,我希望在该官厅。同事们的君主,杜预问我的好吧,我先都取决于占卜,占卜得到《同人》的《离》。

断说:这是卦六二一阴得时,又得到中正之地的位置,上下五阳响应他,其余的就地任社长。九五:抓到他的政府,九三的北海道厅长官,九四:的大臣,初九的社坛员,上九:远方的树桩上的主人,不仅不倡导提出不同意见,定一定就是一条心,很高兴也可以知道,称他为“与一般人相同,高柔得位王得中而应《乾卦》,说《与一般人相同》”到了地方的方法,就像平原旷野,无所隐瞒的屏障,一个以光明确大为主,称他为“在野外,石亨”。我虽然没有才能,在这里等人的事业,过了很久的经历证明,再加上六百五十万元的金钱的力量,与政府的补授给他利的儿子,我只有请你明确大,没有一点有私情,可以胜过这责任,称他为“文明以刚健,中正而应,君子正。”这是会社在人迹稀绝的区,共逮捕了工人的职业的人,大多不是经常不断地运动,也不免暗生情弊,这也是势所必有的。一旦改革断绝他们的弊端,必然会发生诽谤,但是既任其事,自然会任劳任怨任慰劳。有句谚语说一功不能制服,百论得这样快,整理政治就会怀疑诽谤自己的灭亡,称他为“君子才能领悟胸怀天下的。”就有得九三九四,因为他不得到姚兴的事,生下出了意外的枝节,千方百计地窥伺,相互谋划非法夺取,其余的人应当预先定着眼睛的,始终不受其害,这就叫作“同人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,大部队攻克相遇。”

我能娶到这个占候的人,承诺社长的职务,后来果然这样的预测。在任五百四十的时间里,正好社的整理,到博与一般人相同的信任和重用,价值标准四十四圆的树桩卷,腾贵到八十四元,他的十三万株,合计五百二十万元,可见会社的盛运。因为在任的时候多次把他除掉,平均一天,总共一万人元,这可以说是全以道德得到它的人。唉!谁说为仁不发财吗?对道德和经济相反的人,这是愚蠢的,却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说法。那道德的功效,比区区的经国济民,不知道有多少千百倍。世上的喜欢夸大,说家里没有实际上是学习的人,应该知道如何猛省了!

【例】 明治二十八年四月,我们国家和清国讲和约成,准备派遣大使在清国司马芝罘,交换条约。当时,法、德、俄三国时期,联合告诉我用不可久占辽东,并且聚集的战舰在芝芝罘山,有动辄举兵起事的形势,上下的心很不安定。各大臣及机密顾问官等人,都是赶西京,我也听说了这件事到西京,恰在这时,土地纵横各宫留在这里、杜边大藏大臣在树屋町柏亭。两个大臣们对他说:今天的形势,三国联合逼迫我,他的意思是有不可测的人。我军舰辛苦了几个月的海上作战,并且有许多损伤,不再到战斗的作用,实在是十分危急的存亡的时候了。占筮解决疑难,他就在这个时候吗?我说:曾已经占卜,占卜得到《同人》的《离》,请让我陈述自己的意见。

《同人》一卦,二爻一阴得到中正,在五阳之间,辉离明在宇内的象征。卦德有文明和刚健,通志于天下的时候。现在得到了五爻,就知道是件大事,一定会顺利的。法、德、俄三国时期,联合妨碍我的行为,并且想逞溪壑谷的愿望,聚集合军战舰在芝芝罘山,又在各重要港,全部整顿军备,有不犯错误的时候期而举事之意,又有夺我所得到的清国偿还金的胸膛的计划,他的狡猾的计策炳就像见到发生火灾。到爻象追究,其中妨碍阻两个五之交,是三四两爻,三爻之辞不是说过吗?”伏戎在王莽,并占领了制高点,不兴。”“伏戎在王莽”的人,对自己的航海的要道,突是袭击的准备。“升并占领了制高点”,是指从旁窥伺他的矛盾;“三一年不兴”,是指对等机而动,不立即发作。四爻之辞不说过吗?“登上城墙,义没有攻下;他的吉,那么困,反而就会的。”四和另外三个相同的意思,想乘机而起的人,这就叫作“乘他们塘”;但因义有不直,所以说“义不成功。”这也是不能举事而止,所以说“吉兆,就会被围困,反而就会。”三国的并不是望到了如此地步,天命不答应,也不会介意的。现在得到了五爻的占卜,虽然有忧虑三国的障碍,然而一定要得到清帝批示按照条约,喜形于色,称他为“同人,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”。几天以后,不为天下各封国所轻视和侮辱,终将取得战争胜利的赞誉,应显扬国家的光于万里之外,称他为“大军及时赶到相遇。”占候的人占卜到了如此地步,我元老何必忧虑呢?在这两个大臣扬起眉,不堪忍受欢欣喜悦。

后来果然庙议一个这样的占候的人,只因商船派伊东已经取代了治氏在芝罘,交换条约而归。当时的三个国家虽然窥伺我的矛盾和隔阂,没有举事之辞,不是一般的准备,再没有什么用,就像《易》辞所表示的。

【例】 明治二十九年一月,我避开寒在热海,偶然得到神奈川县吉田书记的官员回答说:以前的农民和商人事务大臣的白根专一您遭受的大患,进入大学的病院,朝廷内外的名医,也无法施展治理,束手等死而已。我得到了您的知遇之恩已经很久了,忍受不了这种痛苦,希望他万死一活,不敢烦劳一个占卜。占卜得到《同人》的《离》。

断说:白根您的病,一时国医束手待擒,对病是治不好的,等死而已。根据这种预言,料你不特不死,而且当天就愈快,称他为“同人,先号陶大哭,然后笑着”;他的病有一定要得到大汗的大泻而治好的,所以说“大师克相遇。”但这卦的上爻为归魂,现在得到了五爻,那么上爻正应当过了一年,第二年,恐怕性命难保。然而上爻之辞,说,“同人在郊外,没有大问题”,这番愈快之后,应该从近郊闲散的地方,远在世上累,休息静养,尽我的人事,也足以挽回天命,有的能不后悔。于是记来报答他。

后来果然大患慢慢就好了。德人白耳都氏以下各名医,不知道他快恢复的道理,后来我也去拜访您在病院里,当面渠夫人,劝他出了院之后,应该就闲地休息静养。但你能再健壮的嵇康,自此不再应我之劝,翌年果然又得了病不治的死症,不劳堪痛惜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高岛吞象易经占卜法

高岛吞象《易学字典》天文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