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话高岛易断[否卦] 六三:包羞

[否卦] 六三:包羞。
六三:包羞[65]。
《象传》曰:包羞,位不当也。

羞者,耻其非之谓也;“包羞”者,掩蔽羞辱也。此爻居内卦阴之极,为恶既深,既昧于审时,又短于量己。今《否》中之否既去,《否》中之泰将来,有为之士,出而图治,施其才力,正宜拨乱反正,以济国家之否也。乃六三阴柔无才,不中正而在阳位,较六二更为凶险。六二尚欲包承君子,六三则已有伤害善人之意,但当否运已转,恶势已衰,欲伤不能,见得君子,反觉自形羞耻,是以曲意掩饰,谓之“包羞”。内羞而外包,其中心之凶险,未可测矣。不言凶者,其既知羞,当必自知其凶也,《象传》曰“位不当也”者,谓其不中不正,柔居阳位,不得其当也。

【占】
○ 问时运:目下正当好运将来之际,宜谨慎自守,以避羞辱。


○ 问商业:防内中暗有耗失,外面仍然瞒盖,以用人不当也。

○ 问家宅:恐内行不修,有墙茨之羞。又不宜以妾作妻。

○ 问战征:防为敌军所困。

○ 问疾病:防以寒包热之症,恐药不对症,宜急看良医。

○ 问讼事:恐辨护士,不得其当。

○ 问失物:防窃者含羞自尽,反致多事。

○ 问行人:防其人恋女色,一时未归。

【例】 明治中兴以来,迄今二十有余年矣,文运大兴,学者彬彬辈出,而其学贯汉欧,识彻古今,受博士之宠敬,为一世士君子之楷模者,独有我敬宇先生而已。先生讳正直,幼字曰敬助,姓中村。父某豆州宇佐美村人,以农为业,弱冠好学,来江户,其后纳娶武州幸手驿农之女。居数年,患无子,祈小石川牛天神祠,遂举一男,即先生也。先生天资慧敏,甫三岁,能作字,七岁善赋诗。当时贤太守德川齐昭(水户藩主)、岛津齐彬(广岛藩主)、锅岛齐正(佐贺藩主)皆闻其早慧,奇之,召见使之赋诗,诗成,声律整齐,句意俱佳。三侯感叹不措,或疑其父预所教,留之旬日,复试以他题,愈出愈佳,三侯益奇之,敬以神童。稍长,入昌平学校,勤勉超越侪辈,学业益进,未几为助教。年二十二,幕府命列布衣格,诸老辈无不钦羡者。及幕府与外国缔结条约,置蕃书调所,以先生为其头取。既而先生奉命,率生徒隽秀者数十人趋欧洲,未及归,国势一变,王室中兴。先生既归,卜居于静冈县下,著《西国立志编》,公之于世,盖先生口自翻译,夫人某氏笔之云。凡先生所翻译之书,世人争购读之,纸价为贵,先生因是得巨利。先生谓此资,由学而所获,复宜用之于学事,乃设同人社,大聚后进,延师教授,受其熏陶而辈出者,不可指数。初余闻先生名,渴思一见,明治十二年,由栗本锄云、向山黄村两氏为介,始得相识。先生温粹端严,一见而知为德行之君子也。余既缔交先生,意气投合,恍如旧识,与之谈《易》,数日不倦。余窃重先生以为益友,每相见,欢然莫逆,十数年如一日。明治二十四年,余漫游京摄,留数十日而归。时既夜,有忽赍急信者,受而见之,为先生之息一吉氏书翰,报先生之疾笃。余惊叹心动,一夕不能寐,翌日早起,直访其庐。时先生患中风,困卧褥中,见余之至,欣然目迎,如有欲言,然舌端涩缩,不能出口,仰出右手,书卜字而示。余知其意,筮得《否》之《遁》。

断曰:此卦内卦为地沉下,外卦为天腾上,是心魂归天,形体归地,即心身相离之象。且“否”之为字,从不,从口,为口不能言,是气息将绝之时也。今六三在上下之境,变则为《遁》,是先生将避俗世而超升仙界也。九四为翌日之未来者,其辞曰“有命无咎,畴高祉”,“有命”者,即所谓死生有命也;曰“无咎,畴高祉”者,行将逍遥极乐,永享天神之福祉矣。变而为《观》,《观》者祭祀之卦也,先生殁后,世人追慕其德而祭祀之。

据占,已知先生翌日将殁,乃书《否》之六三示之。先生固知《易》理,一见首肯而瞑目,其状盖自知天命,顺受其正。翌日果溘然仙逝,乃以神祭葬之云。

呜呼!君子视死如归,余于先生见之。

===
文言文→白话文
译文(草稿)
[ 否卦 ] 六三:包的耻辱。

六三:包感到羞耻[ 65 ]。

《象传》说:包感到羞耻,位置不恰当的。

感到羞耻的人,耻于他的错误的意思;“包的耻辱”,是指掩盖羞辱。这一爻居内卦阴之极,为恶已深,既昧于审的时候,又很短地衡量他的自己。今天的《否》卦中的是否已经离开,《否》卦中的泰将来,有为之士,出而图治,施展他的才华的力量,正应该拨乱反正,以挽救国家的样的事。于是六三阴经柔无才,不中正而在阳位,比六到二更天为凶险。六二:还想包承君子,六三就已经有了伤害善良的人的意思,只须否运已转,恶势已衰,想受重伤不能,见得到的君子,反而感觉到自己的羞耻,因此违心地掩饰,称他为“包感到羞耻。”内感到羞耻而外包,其中的凶险,就不可预料了。不说凶的人,他们既然知道羞耻,必当知道自己是凶险的,《象传》中说“位置不恰当的”的人,对他的不中不走正道,高柔住在阳的位置,不得其当。

【占候的人】

○ 问时运:目下正应当喜欢运将来的时候,应该谨慎自守,以避免羞辱。

○ 问商业:防内中暗有耗失,外面仍是这样瞒盖,把任用人才有不合适的。

○ 问家的住宅:恐怕私生活不修,有墙茨的羞辱。又不应以妾作妻子。

○ 问战征:防为敌军所围困。

○ 问疾病:防用寒包热的病,恐怕会药不对病,应该赶快看良医。

○ 问诉讼的事:恐怕辨护的人,不得其当。

○ 问丢失的东西:防偷的人含着羞愧自杀,反而招致了许多事。

○ 问行人:防止他们人留恋女色,一时还没有回家。

【例】 明治中兴以来,至今二十有余年了,文运大兴,学者江彬江彬等人出城,而他的学贯汉欧,认识彻古今,接受博士的宠幸敬,为一代士君子的楷模的人,只有我敬宇先生而已。先生名正直之士,幼年时的字说:敬帮助,姓中村。父亲某豆州王宇佐美村的人,任命慕容农为业,年轻时好学,一江户,后来纳娶了武州幸手驿的农民的女儿。过了几年,就怕自己没有儿子,祈祷小石川牛天神祠,随后带着一个儿子,就是先生。先生天资聪慧机敏,刚过了三年,能作这样的字,七岁时就擅长赋诗。当时的贤能的太守德川齐昭(水户藩主火具的钩、岛津齐彬(广岛藩主火具的钩、锅岛齐正(佐贺藩主火具的钩都听说过他的早慧,认为他是奇才,召见了他让他作诗,诗写成,声律整齐,句的意思都好。三侯感叹不措,有人怀疑他的父亲杜预所教,留他在十天之内,又试着用其他的题目,愈出愈好,三侯益认为他是奇才,敬以神童。稍长,到了昌平学校,勤勉努力超越同辈的人,学业更有长进,不久担任助教。今年二十二岁,幕府命令列平民的规格,诸老这些人没有一个不钦佩羡慕的人。到了幕府与外国的温迪罕缔缔结条约,设置藩书调所,还以为先生是他的头。不久,先生奉朝廷之命,率领学生隽秀的有数十人奔向欧洲,还没来得及回来,国中的形势一变,王室中兴。先生回来后,经占卜居住在静冈县下,著有《西国立志编》,公之于世,大概是先生口自己的翻译,夫人某氏笔之说。凡先生所翻译的书,世上的人争着购买读的,纸价为贵,先生就可以因此得到巨大的利益。先生对这资本,由学习而所获,又应该用他在学事,于是设置与一般人相同的社土,大聚集在后进,聘请老师教授,接受了他的熏陶而等人出城的人,不能用手指计算。当初我听说先生的名字,渴思一见,明治十二年,由栗原是锄云、向山黄村两氏为介,这才得以相识。先生温粹端庄严肃,一看就知道是德行的君子。我已经缔结盟约先生,意气投合,恍然如旧相识,和他谈论《易经》,好几天都不厌倦。我私下里重先生认为有益的朋友,每次相见,还是高高兴兴的莫逆之交,十几年就像一天。明治二十四年,我懒洋洋地游京代理,留下了几十天而归。时已深夜,有忽然带了急信的,可得去见他,为先生的息一吉氏的书信,报答先生的病得很厉害。我惊叹的心有所动,一天晚上不能入睡,第二天早晨起来,直接到他家去拜访。当时先生患了中风,困卧褥中,见我来了,高兴得眼睛迎接,如果有什么话想说,但他的舌头端涩的竖着,不能说出口来,抬头出右手,书卜字,给他看。我知道他的意思,占卜得到《否》卦变成《逃跑》。

断说:这是卦内卦为地沉下,外卦为天腾上,这是心的灵魂归了天,人的形体归地,就是心身相离的象征。而且“不”字,也有差异,从洞口,是口不能言,这是气息将绝的时候了。现在六三:在上下之境,变了就为遁卦,这是先生将避开世俗而超升仙的边界。九四:为第二天的未来的人,他推辞说“有命”无咎,田畴高羊祉”,“有命”的人,就是所谓的死生由命来决定的;说“没有灾祸,谁高羊祉”,是指行将逍遥极快乐,永远享受祭祀天神的福福了。变化而成为《观察》,《观察》的人祭祀的卦,先生死后,世上的人追仰慕他的德行而祭祀的。

根据占断,已经知道先生第二天将死后,他就写了《否》卦的六三:给他看。先生本来就知道《易经》的道理,一见他点头同意而闭上的眼睛,形状大概是自己的天命,顺受其正”。第二天果然死去但仙离去,于是用神祭葬之说。

唉!君子视死如归,我在先生接见了他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高岛吞象易经占卜法

陳嘉龍:学习命理的三个阶段